克罗地亚国家队赞助商

克罗地亚国家队赞助商: 如何优雅地面对衰老与死亡- 李悦

作者: 来源:克罗地亚国家队赞助商摄影:发布时间:2022-07-07浏览次数:19

如何优雅地面对衰老与死亡

——读《最好的告别》有感

外语教学部李悦


每个人都无可避免地要面对衰老与死亡。葛文德医生在《最好的告别》一书中向我们描述了这样一些残酷的事实:三十岁开始,心脏的泵血峰值稳步下降,人们的跑步长度和速度都大不如前;四十岁左右,肌肉的质量和力量也开始走下坡路;六十岁的健康人的视网膜接受的光线也只是一个二十岁年轻人的三分之一;而到了八十五岁,百分之四十的人一颗牙齿都没了。我们都必须勇敢地接受变老这件事。那么如何优雅地面对衰老甚至是死亡呢?葛文德医生在《最好的告别》中与我们讨论了这个关于生命的艰难话题。

葛文德在书中写道:“医学经常辜负其本应帮助的人们。我们把生命的余日交给治疗,结果为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好处,让这些治疗搅乱了我们的头脑、削弱了我们的身体;我们在各种机构,比如疗养院和监护室,度过最后的时光,刻板的、无形的惯例使我们同生活中真正要紧的东西相隔绝。我们一直犹犹豫豫,不肯诚实地面对衰老和垂死的窘境,本应获得的安宁缓和医疗与许多人擦肩而过,过度的技术干预反而增加了对逝者和亲属的伤害,剥夺了他们最重要的临终关怀。人们无法回避一个问题:应该如何优雅地跨越生命的终点?对此,大多数人缺少清晰的观念,而只是把命运交由医学、技术和陌生人来掌控。”他说,生命圆满的标志有两点:生的愉悦和死的坦然。当我们不得不面对生命的终点,我们是否也应该考虑对我们而言,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我很喜欢书中菲利克斯·西尔弗斯通的故事。这位年近九十的老医生面对自己的衰老有着明确的目标。他的目标很收敛:在医学知识和身体局限允许的范围内,过尽可能体面的生活。他没有早早退休,因此没有财务困难。他保持社会联系,避免了孤独。他监测自己的骨骼、牙齿和体重的变化。他确保自己有一位具有老年病医疗技术的医生,能够帮助他维持独立生活。他说:老年是一系列连续不断的丧失。然而,他靠着自己对自我的管理和掌控,尽可能优雅地面对着一项又一项的丧失。未来的某一天,当我也不得不面对老去,面对能力的丧失,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尽可能保持独立,尽可能维持自己对家庭、对社会的价值。

作为子女、作为小辈,面对父母、长辈的衰老,我们又可以做什么?寿命的延长改变了年轻人和老年人之间的关系,经济全球化改变了年轻人的生存境遇,工资上涨和退休金制度也使得越来越多的老人能够积攒存款和财富,能够在经济上安排好自己的老年生活。如今的养老模式已经从过去几代人共同扶持一位老人演变为了老人个人独立支撑或是医疗和养老机构协助养老。但是,当岁月老去、浮华散去,很多人希望余生能有熟悉的家人在身边陪伴。父母陪我们长大,我们也该陪他们变老,尽管我们自身要面对工作和家庭的重压,还是该多花点时间陪伴。

当医学的发展令居家养老向专业养老机构转变,伦理的推进又将阵地从养老机构迁回居家养老。最好的养老机构,恰恰是那些能够给人家的感觉的地方。允许饲养宠物、丰富多样的娱乐活动、尊重隐私、友善而个性化的服务,养老机构不再是冷冰冰的医疗场所,而是让人宾至如归的地方。改革开放四十年,如今,我国已经形成了“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医养结合为特色”的充满活力的新型养老服务体系。传统的家庭养老正向着社会化养老过渡,发展智慧养老、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加大人才队伍建设,养老产业已然是一个服务于“夕阳人群”的“朝阳产业”。愿克罗地亚国家队赞助商的相关专业蓬勃发展,为社会输入一批又一批的人才!

责任编辑:

克罗地亚国家队赞助商 - 百度百科